小萝卜头不2

残忍地生活温柔地做梦

我常在吐出许多话之后反悔,恨自己不该言多,恨不得抹掉那一刻的自己。然后正是有了那一刻的幼稚执迷混沌才换得后来的清醒啊。每一个后来愿意接受的自己都是由先前不愿回首的自己长成的。当你知道自己说得太多的时候,就会慢慢地去反思,然后回归一种平和的状态。

You must be very tired now,because you have been running for a whole night in my dream.funny haha

“ 我们总爱笑话小时候的自己,笑我是一个努力学好的坏丫头,而他是一个努力学坏的好小子。多年以后,这些角色会颠倒,然后再颠倒,直到我们开始接受自己的双重性,我们就这样接纳了大相径庭的信条,接纳了自身的光明与黑暗。” -「Just kids」

大朋友

好像秋天回来了。出门看见新生的柔弱枝丫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这一夜的风雨太厉害了,惊醒了许多睡梦中的人。而其实我是毫无知觉的,一夜安睡,一夜好梦,酣畅地睡到闹钟响。我的睡眠从来都是这样安稳,绝少失眠,倒是经常做稀奇古怪的梦,有时候会惊醒,到第二天还记得清清楚楚。昨夜是好梦,梦见丢失的好多东西都回来了。水卡,一卡通,钥匙,雨伞。经常会想,如果有一天,那些不小心丢掉的东西都整整齐齐排列在你面前,等你认领多好哇。可是他们没有腿也没有记忆。如果说它们身上有你的身份标记的话,还有可能找到。否则,就只能成为流落人间的孤儿了。巧得很,昨天遗失的一卡通,今早有朋友告诉我被捡到了。感谢陌生人,在我挂失前带来了这喜讯。尽管每次丢了东西都懊恼,可我还是没法学会变成一个小心翼翼的人。
我特别喜欢跟年长的人打交道,特别是那些学识和阅历都比我丰富的人。年轻的时候,世界观和性格都太不稳定,容易被影响,容易怀疑自己和这个世界。我们需要有些人来告诉我们,其实你想做的并不是那么困难,其实你的潜力有待发掘。我们得到的鼓励也许太少了。我太依赖社交媒体,可是每一条说说的点赞丝毫不能让我得到满足。深切而诚恳的交谈太少。年轻人都一样迷茫,一样无知和充满不确定性,少数的杰出者也许比你更勇敢,可是他们自己也还在试这河水的深浅。每一次用心的交谈其实可以给予你很多很多的可能性。我特别感谢那些在我获得独立的人格之前给予过我指引的人,那些能够发现我的内在特质并且给我中肯建议的人。
前几天,突然觉得有些迷茫,我觉得我该找个人聊聊了。于是我想起了刘总。刘总说,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吧。他在下着围棋。我说,只是想跟你谈谈人生啦。大一时候,他对我讲的那些话曾深深地影响我。于是当年那个羞涩沉默的小姑娘现在能够得心应手地在聚会场所和大家谈笑风生。浮华的背后并没有更加沉静的内心,但是敢于走进和接触人群是我取得的巨大胜利。那些人,他们不过是为了让你的每一步走得更坚定果敢罢了。如果有需要,我也会在将来把我所学到和感悟到的东西讲给迷茫的年轻人听,会告诉他们,你很有灵性,你该怎么去融入生活。

我说的那些喋喋不休的话可能过于繁琐了,可能太过主观而并不是您想要听或者感兴趣的。那么,我以后少说一点吧。我并没有能力操控事情的发展方向。其实啊,我本意是希望从您那里吸取人生经验和智慧,让我走得更果敢更坚定。我们总是缺乏鼓励,很少人告诉你你的路可以是这样子的,而一点点的启发都可能产生很大影响。因此当那些中肯的鼓励,建议显得及其珍贵。但是我毕竟没有构建起稳定的世界观人生观,我总是被影响。也不知道往哪一步迈是正确的,哪一步是错误的。谈笑风生,像亲人一样亲切,这是我所渴慕的。

My father's word upset me absolutely

老师说他看到我们年轻的脸庞就满心向往,他还想多做几十年研究,他还有好多事情没时间做。

He calls me little naughty,my heart is melting

一个朋友的梦境

梦到午觉醒来,发现头发被别人带去理过了,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因此大发雷霆,找到那人之前就出去走,看到池塘里4,5米长的大鱼吞下小鱼,被水溅了一身,往前走,看到钓鱼的线,杆却在好远的地方,再往前走,看到水蛇,刚回头,看到又是鱼竿,再回去的路上,遇到车祸,看到面包车翻了,里面一男两女死了,其中一个女的死后衣服不见了,当地的一个以迷信和虔诚著称的富人来到现场,先是表达了哀悼,然后偷偷跟友人说和他同样以迷信著称的人没来,听说他来了气的半死,他就一边用闽南语唱着,“伊没来,我有来”